篷布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篷布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邓超其实我未改初心《资讯》

发布时间:2020-08-31 18:42:03 阅读: 来源:篷布厂家

《烈日灼心》邓超难走出“辛小丰”

大概是展现在公众面前的邓超太能闹了,所以人们已经无法准确地对他定位。去年,他当上导演,一部贱贱的喜剧片《分手大师》,赚取了6亿多的票房;又在综艺节目里成为了“智勇双全”但数学不那么灵光的“跑男”队长;而他和孙俪的婚姻又因“明星家庭”的受关注度而不时被黑,“离婚”、“出轨”等负面新闻常会“间歇性发作”。就这样,邓超的身影在不同身份和媒介之间晃来晃去,人们似乎忽略了邓超的那颗做演员的初心。

一直到目前热映的电影《烈日灼心》,36岁的邓超与片中合作的小伙伴段奕宏、郭涛共封今年上海电影节影帝,他在片中扮演的辛小丰狠狠地灼了观众的心,人们突然想起,原来笑笑闹闹的明星邓超,首先,是一名演员。

和辛小丰“超哥这次怎么好像不开心,每天都不理我们”

《烈日灼心》杀青的倒数第二天,邓超离开了剧组,他发了一条微信,写道:“小丰,在你房间里住了那么久,今天不得不说再见了,我知道在那个世界的你很苦,希望你快乐一些,我是小丰,我是超。”结果,导演曹保平他们看后哭成一片,电影拍摄的种种艰辛,唯有他们最投入也最难以自拔。

辛小丰这个角色,用邓超的话说就是“太猛了”,“角色塑造得弹性太大了,好难啊,我好喜欢。一个强奸犯、杀人犯,逃亡七年,原来是个学生,后来变成协警、爸爸,开始做好事儿。”对演员来说,最幸运的莫过于遇到好角色,辛小丰这个戏份十足的角色也被段奕宏等众多演员青睐,最终幸运地落在了邓超头上,而从那一刻起,邓超就开始“辛小丰附体”,深陷其中,痛,却也快乐着。

看完原著小说《太阳黑子》和曹保平的剧本,邓超说自己的眼睛就离不开辛小丰了,“看小说的时候就已经和小丰……就特别想替他说话。”邓超以“如饥似渴”来形容自己对这个角色的喜欢,“辛小丰是一把‘风吹发断的快刀’,因为他不要命不要钱。从他七年前的那桩事情之后,‘命’在他眼里从来不是个东西。我的感觉,辛小丰就是一个活死人,一张黑白照片,唯一能让他有点颜色的,就是那个小女孩尾巴。”

在开拍前,邓超就每天穿着辛小丰的衣服,辛小丰在电影里只有两套衣服,除了协警服,还有一件黑色的夹克,里面的T恤是邓超穿了很多年的旧T恤,他还选了一条很旧的牛仔裤,一双很普通的黑色皮鞋,“内裤也是我自己挑的,在地摊上买的,就希望尽快进到那个世界,因为他离我太远了。”

在厦门拍摄的那几个月,邓超不想出门,就是和辛小丰待在一块,“不想出门,每天窝在那儿。其实我们的拍摄团队已经合作三次了,很熟悉。后来听他们说,‘超哥这次怎么好像不开心,每天都不理我们’。之前排戏,大家天天玩儿,招呼他们打篮球、吃宵夜……这一次我什么都不想做,就想陪着辛小丰。我在厦门有很多朋友,但我不想出去,我姐也在厦门,不跟她见,不想破坏那种感觉。”

在邓超看来,拍《烈日灼心》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个充满气的气球,开一次玩笑,就会像是被针扎了一下,就会泄气。有个特别好的朋友请邓超去最好的餐厅吃饭,“但是我无法想象辛小丰待在那样的餐厅,因为辛小丰没钱,他有一点钱都给尾巴花了。我说我怎么能去吃西餐呢?喝点酒,聊点别的?我觉得没有时间,并不是要更多的信息量进到我的脑海里,而是,别动,别动别动,就像心脏病犯了一样。所以,好多人那时觉得我特可怕,说一年不见,邓超怎么这样啦?他平时不是这样的,他应该是见谁都开玩笑的,但是在这部戏里,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可能更多去的是导演的房间,折磨导演,每天都熬着,因为辛小丰也不睡觉,所以他有黑眼圈。”

电影杀青时,邓超感觉自己成了一副空皮囊,里面都没有了,坐在去机场的车上,感觉是一张皮铺在椅子上,“小丰要没了,我跟他住了这么久,今天我要回去做邓超了,但邓超离我也挺远的。”

至今,邓超保留着原著小说《太阳黑子》、烂掉的剧本和一个拍特写的打板器,“打板器已经断掉了,拿大力胶又粘上,上面写着‘26场C’,这三样东西一直放在我家里很重要的柜子里,每次去阳台都会路过,看见了,就会有一点点魔怔了。那时候每天都觉得胸闷,甚至有点幽闭。”

和表演“我的每个角色都有一个他的房间,我会去他们的房间穿行”

现在,辛小丰这个角色已经成为过去时,但是邓超说他一直没走,“演员就是这样,和角色交汇,这也是我爱上做演员的原因,我在中戏二年级时,开始明白要和角色握手、拥抱。我创造的人物,最初就像焦点没有给实,慢慢走向他,这个角色有点像灵魂,说起来有点害怕啊,但是他会就这么看着我,我也看着他,看着他坐在那儿,那个时候就是这样。小丰不可能不在邓超的心里住下。”邓超说自己心房里有一个房间是小丰的,“我的每个角色都有一个他的房间,当我老的时候,我会去他们的房间穿行,但是邓超那个房间一定是最大的。”

演《烈日灼心》凭正剧获封影帝,并非意味着邓超要“改喜归正”,大学就喜欢演喜剧的他认为,相比之下,喜剧更是用生命在去诠释,“一部让人紧张、感动和一部让人笑到下巴掉下来、腹肌撕裂的作品,我认为它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是一样的。比较近的例子,90年代初的香港,张曼玉、刘德华、梁朝伟,他们什么都演,挑战各种可能,我也想成为这样的演员。”

邓超说大学时他排喜剧,汇演的时候大家都爱看,可是没有他演萨特、尤金·奥尼尔的戏得分高,“对喜剧大家也许有偏见,其实《钦差大臣》和我当年演的‘翠花’,和时代都有密切联系,都针砭时弊,但人们只会把翠花当做一个轻松的喜剧人物。喜剧里有小人物,他们是最底层的,被命运捉弄的。其实在上帝面前,好像每个人都是喜剧……喜剧能让我自己更加打开。我穿戴整齐走红毯的时候,总觉得后头有人骂自己‘好装啊’,喜剧就是打破这些‘装’,面对现实,喜剧很有力量,但往往被人忽视。”

综艺节目、舞台剧、电影……这些在邓超看来,其实他都是在做一个事情,“我最多的考虑就是我爱不爱这个工作。我在干的时候就很尽兴,很快乐,我也相信这份快乐可以传递,一个爱笑的人,大家都会喜欢,如果是一个略带冰冷的人,大概没有爱笑的人那么令人舒服。”

邓超说他和老搭档俞白眉聊过,这两年会以喜剧为主,“其他的也都会做,安静的、故事性比较强的题材,我也会当一个静静的美男子……其实我就是为观众在造一个又一个的梦,不管是舞台剧、影视剧还是综艺节目,我们演员最终的意义就是给大家造梦,希望通过不同的故事、不同的人物、不同的梦,去跟大家一起交流探讨,感受冷暖善恶,感受不同的命运。”

给别人造梦,邓超也不忘实现自己的梦想,办剧场就是其中之一,剧场对邓超而言充满活力与魔力,在筹划多年后,邓超与好搭档的“超剧场”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,对于“超剧场”的态度,邓超说:“我们聊剧场的时候,就算一年能赔多少钱。赔得起吗?赔得起就做。”邓超说“超剧场”不会只演与他和俞白眉有关的戏,他们欢迎一切想给观众带来欢乐的剧组和作品,会给出很优惠的政策,“不过我希望主体是喜剧。每次看到观众愁眉苦脸地进来,眉开眼笑地离开,太享受了,看到好多人因为你的戏而高兴,这事太爽了。等以后开了第二个、第三个剧场,应该会有不同的定位,但这个剧场我的确想都演喜剧。”

和段奕宏“老段演得不好,他把在生活中对我的感情在戏里流露出来了”

在《烈日灼心》中,段奕宏最喜欢的是他去刑讯室最后探视邓超的那场戏,这场戏说来简单,就是段奕宏扮演的刑警队长伊谷春点支烟递给邓超扮演的辛小丰,戴着手铐、脚镣哆哆嗦嗦的辛小丰接过烟,问警长,“我十恶不赦,犯了很多事,但我还算是一个好爸爸吧”,就是这么一场戏,却让两人演的时候人戏不分,邓超还因为缺氧而被迫中断拍摄,回到车里歇了两个小时。

回顾这段拍摄,邓超说:“他们说给我戴假的手铐脚镣,我说不行,就要那个大的铁镣把你拴在那儿。那天试戏的时候,老段摸烟,点烟,突然就哭了,他说‘不行,我不能看超,我不知道他是超还是小丰’,我演的时候,感觉心脏开始不舒服,痉挛,瞬间出冷汗,嘴唇发白,血气就没了,说不了词,也演不了,他们赶紧把我解开,我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状况,躺在车上,脑子里又是梦又是剧情,乱七八糟高速运转,感觉像盗梦空间一样。”

评价起段奕宏在影片中的表现,邓超说:“我觉得老段演得不好,他把在生活中对我的感情在戏里流露出来了……开玩笑开玩笑, 老段是我特别特别喜欢的兄弟、朋友、师哥、校友、前辈,我们在一起真的有火星撞地球的感觉。”

虽然是第一次合作,却让邓超和段奕宏彼此“爱”上了对方,“电影剧情像猫和老鼠,演员和演员像是高手过招,你出这招,我接这招。我们的体系都蛮像,都是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的,都在舞台上磨过,有些情感是可以超越同学、朋友的,我觉得不一定是爱情、不一定是兄弟情,有时候就像化学反应,就像是高手和高手之间或者说是才子与才子之间的那种欣赏和不舍,都掺杂在一块儿,都是人性的东西,老段演得很棒。”

而除了拍这场戏身体出现不适,邓超拍摄死刑注射那场也让他永生难忘,“当时拍的是一个长镜头,使用真实的葡萄糖直接注射到静脉里面,我感觉静脉里面特别特别疼,是我从未感觉的疼,我都开始想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?然后身体里的辛小丰告诉我:这个感觉是对的,别停下,你没有感受过,扛一下再扛一下。所以在身体里有一个邓超和辛小丰在搏斗,很长的镜头在脸上,我们探讨了几个月这场戏怎么拍,没有人有这样的经验,抽筋、药物生效、推得越来越疼,脑袋里开始缺氧,两个声,像魔鬼跟天使,一个说这是对的,赶紧感受,一个说不对,要停下来。很长时间,我后来看纪录片的时候,我的脸已经痉挛成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,嘴皮翻出来,冥冥中听到有人在哭,我以为做梦,后来知道是导演真的在哭,那场戏我们拍了两个通宵,很过瘾。”

和人生“不是一定要在山里面待着才能参悟什么”

《烈日灼心》中,邓超和尾巴的父女情颇为感人,对于有了两个孩子的邓超来说,想象中应该演起来驾轻就熟,但邓超说正因为他有孩子,演起来更有难度,因为辛小丰对于尾巴的悔感、赎罪感、情感复杂,和普通父女情感是不同的,“我在剧组的时候会给尾巴带糖果,和她聊天讲故事,产生父女间的化学反应。”

少年时的邓超曾经是个叛逆的“混世魔王”,也正因此,他看《烈日灼心》时会后怕,“我会回忆我十几岁的时候,大家一起打一顿群架,之后你都不知道为什么,挺后怕的。那时打架没理由,就是一时冲动。”

因为自己的童年,邓超深深知道孩子如果有个可以陪他一起玩的伙伴该多好,所以,邓超在儿子面前拒绝“扮演父亲”,他对儿子就像兄弟、像朋友,做他的大伙伴,“我们家里,妈妈负责严厉,我有时候就会说:‘再玩儿会儿,再玩儿会儿’,人越来越大,却还能像孩子般生活是多么美好的事情,孩子反而常常是我的老师。”

邓超对于自己的生活很感慨:“家的感觉真好,孙俪是我拍戏时最支持的人,她会先问我大概什么时间回来,算好时间,给我泡好一杯莲子心,再累再忙,那一刻就觉得,家的感觉真好。”邓超说两人工作时分得很清楚,“我去横店看她,她说,你自己待会儿啊,我就坐在旁边,陪着,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陪她对词,演她的对手戏给她搭戏。没她戏的时候,她就拿着甜品来探探我的班,很舒服,就够了。”而对于亲人,邓超认为不要主观地影响他,让他自在,就是最好的爱。

人前的邓超永远热力四射,他说自己不觉得累,“我没有无力的感觉,热情多好啊!只要是你自己喜欢的生活就好,并不是一定要在山里面待着才能参悟什么东西,我不用,我觉得自己现在特别美好。”

如今,邓超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为360块房租发愁的年轻人,但是他说自己仍在学习,“人生就是这样,我觉得很多东西是在成长和辩证的过程中改变自己。”而向善,是他的基本标准,“向善,这是任何职业都可以做到的。不管是剧场、真人秀还是电影,向善是我的前提。有时候晚上做完一场戏剧,那个晚上就是一个浓缩的人生,陪各种各样的观众做一个梦。小时候我喜欢飞,你不知道我为了做梦能在梦里飞,经常睡前许愿,我说我今天好想飞好想飞,有时候知道自己在梦里飞,就会使劲儿跟自己说,不要醒不要醒。”

积极向善、传递正能量的邓超说起“黑”他的新闻,都以“不是正能量”来评价,他说无奈之余,还是希望社会上能多一些正能量,“至于我本人的态度,就是用最简单的方式去做——法庭上见。”

来源:北京青年报 记者 张嘉

打瘦腿针的效果怎么样会反弹吗

请问做隆胸哪家整形医院好呢

隔空溶脂瘦臀部疼吗需不需要打麻醉

小腿神经阻断术是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