篷布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篷布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星晨急便债务起底公司与加盟商算法不一

发布时间:2020-03-04 15:15:48 阅读: 来源:篷布厂家

复杂的 三角债 谜团,让星晨急便董事长陈平头痛不已。曾公开承诺在3月底厘清债务的陈平,不得不再次将时间推延至5月15日。

加盟商倒欠我们370万,公司现在对外负债630万。4月17日,陈平向记者公布了债务账目。他解释道,如果按照加盟商的算法,退管理费、加盟商费 等,星晨急便对外总负债则为1600万。然而,星晨急便上海、广东等多地加盟商认为,这只是陈平个人的算法。此外,众多货运司机认为,陈平忽略了所欠他们 的押金、油费等1000万左右,而这笔债务官司已经移交法院。

现在国内已经有两家B2C电商开始谈接手星晨急便。陈平透露,原鑫飞鸿董事长邓飞浪在加入中铁物流之前以600万作价卖掉鑫飞鸿大楼,还带鑫飞鸿团队加入中铁物流旗下的飞豹快递,我将上诉法庭,索要之前2200万投资款。

陈平的两本账

4月17日这天,陈平独家向本报记者公开了星晨急便两本不同的账目。

第一本账:根据潘多拉财务系统数据,星晨急便债务分为两个部分,其一欠客户货款1000万,其二加盟商倒欠公司370万,公司总负债630万。

第二本账:星晨急便欠客户货款1000万,如果向加盟商退加盟费、管理费,则欠加盟商600万,总负债1600万。

而针对此前陈平委托高管给广东加盟商写下300万欠条一事,陈平表示,当时也是没有将管理费、加盟费等清算口径明确,不具有法律效力。

为何加盟商债务会有两种不同的算法,并会相差970万,陈平解释称,因为按照星晨急便与加盟商签署的协议,是不退加盟费和管理费,但由于星晨急便网络坍塌,加盟商认为应该将这笔费用退回。

加盟商的债务,原本就是一笔三角债。陈平表示,星晨急便云物流模式,就是直营模式与加盟模式相结合的运营模式。星晨急便控制运转中心、干线班车, 货主客户将货发给星晨急便总部,由总部分包给加盟商。可是,在收到货款以后,加盟商长期积压货款。星晨急便每日派发10万件,如果所有的加盟商一天不返 款,积累的货款就达2000万。

陈平解释,因部分加盟商不及时返款,公司只好不发快递派送费,三角债由此形成,导致星晨急便资金链断裂。而实际上,加盟商积压未返的货款远大于星晨急便所欠加盟商的快递派送费。

陈平介绍,账本虽然理出来了,但是加盟商并不认可,而且,计算债务的项目需要明确,数据需要逐一核对,相关证据需要一一确认,这项工作非常繁琐,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,预计5月15日之前彻底厘清账目。

千万欠债踢皮球

陈平的账就是一本烂账!针对加盟商欠星晨急便370万一说,星晨急便东莞总代理商相关负责人向记者愤怒道。

该代理商介绍,自今年3月5日陈平发出星晨急便倒闭的消息后,他和星晨急便的相关管理人员从来没有找过他们,也从来没有来核对账目。公司下设星晨急便10多个网点,星晨急便欠他们预付款、货款、押金一共100多万,这当然不包含加盟费。

上海、广东一些加盟商也向记者称,在倒闭前的1月6日,星晨急便还曾向每个加盟商收取一笔最多达20多万的加盟费等。明明倒闭还在收钱,这些加盟费、管理费等难道不该退么?

根据陈平第二本账,星晨急便对外总负债1600万,但据本报记者了解到,这并没有将欠货运司机1000万的债务计算在内。

据货运司机胡可兵向本报记者出示的《网络班车运输承揽协议》显示,货运司机与快递公司签署协议,负责运输,一台车交纳5万元押金。

胡可兵介绍,每天的过路费、油费,45天结算。我有5台车,一共欠我款项69万。

胡可兵初略估计,与星晨急便签署协议的运输车辆有80多台,这笔押金、过路费等预计总计接近1000万,这起债务纠纷,已经移交上海司法机关。

这些货运车辆,都是在上海签署协议,是邓飞浪及其团队负责签下的,与我没有关系。针对这笔欠债,陈平直接说道。

在陈平看来,邓飞浪加入中铁物流飞豹快递之后,也将华南、华东的团队以及加盟商团队带走,这有违原来星晨急便与鑫飞鸿签署的并购协议。

最近,邓飞浪600万作价单方面卖掉鑫飞鸿大楼,意味着他违背协议。陈平介绍,根据2011年10月双方签署的并购协议,鑫飞鸿完全归属星晨急便,大楼也是属于星晨急便的资产。

陈平介绍称,当时鑫飞鸿资金短缺3700万,他一方面给鑫飞鸿工人发工资,一方面汇款至鑫飞鸿公司账户,先后投资的款项达2200万。如今协议已经失效,在结清楚债务之后,我将找律师,将起诉邓飞浪!

而邓飞浪在4月17日回复本报记者称, 鑫飞鸿办公大楼为鑫飞鸿所建,确实已经卖了,主要用作还债,至于还什么债,他并不愿意透露。

邓飞浪认为,《网络班车运输承揽协议》是北京星晨急便速递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与货运司机所签署,应该由星晨急便承担债务,我个人已经加入了飞豹快递,担任顾问一职,不再过问星晨急便事务。

评论:梦想者陈平的迷途

星晨急便,这个承载陈平二次创业光荣与梦想的平台,一夜陨落。

4月17日,当年过五旬的陈平向本报记者透露已经有两家国内知名的B2C电商在洽谈接手投资星晨急便事宜时,言语里透露着少许兴奋,但更多的是落寞和苍凉。

1993年,33岁的陈平从日本留学归来,白手起家创立宅急送,冬天大家要在平房里围着一个铁皮炉子煮东西吃,夏天谈事情得钻到蚊帐里躲着苍蝇、蚊子和臭虫。

历经15年创业艰辛,宅急送的生意规模做到10多亿。而到了2007年,陈平试图在宅急送内部发起改革,向小件快递方向转型。但激烈变革和扩张,引发宅急送管理矛盾和家族内部矛盾,导致这场革命流产。

2008年底,陈平从宅急送净身出户,放弃股权,拿了2000万资金,静心研究电子商务物流的业务模式。

2009年3月,50岁知天命的陈平,豪情万丈地创立星晨急便公司。在企业创立后的8个月,星晨急便便建立起1700个营业所,而这也打动了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,一举获得3000万投资。

但缺乏市场调研的陈平,其云物流的梦想不断破灭:建免费仓库,但是无淘宝商户入驻;在C2C领域,70%以上的淘宝商为四通一达加盟商;在B2C领域,京东等正风风火火自建物流体系。

转了一圈之后,陈平发现道路行不通,重新将目光投向百姓小件快递。2011年10月,陈平豪赌收购鑫飞鸿,用2200万的资金去填补3700万的债务。两个原本亏损的公司,将星晨急便迅速压垮。

让陈平更加难受的应该还是,在星晨急便生死存亡之际,其大哥宅急送董事长陈显宝、二哥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公开表示并不打算援救,此后一直沉默。

曾豪言三年内做好星晨急便,如今却债务缠身。面对困局,陈平开始反思自己弱点,做事有激情和梦想,但过于急躁,感性,意气用事。

我还会坚持梦想做物流。陈平表示,现在星晨急便业务开始收缩、转变,主要将业务承包给各省级总代理商,为他们提供物流系统服务,并做好客户的投诉以及仲裁工作,此外会帮助总代理商引荐客户。

但是国内许多人士对星晨急便并不看好,星晨急便的网络大多瘫痪,品牌很难再建立,即使电商低价收购,也很难让其复活。

而国内快递咨询网首席咨询师徐勇认为,星晨急便旗下加盟商是否还有信心继续做下去还是未知数。(朱琼华)

泰安制做西服

北京工服

滨州制作防静电工作服